《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2018版正在征稿,欢迎入刊,辉煌成就永载共和国史册! 入刊咨询热线:010-63085539  传真:010-63083953  联系人:刘雪、杨靖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简介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网是忠实记录中国改革开放和建设成就及国家方针政策的唯一综合性国家年鉴网,是为落实中央关于“开展数字化、网络化建设,做好方志资源的整合、共享与开发利用”的有关精神,打造网上国史馆,推进国家史志信息化的建设的具体举措。中国年鉴网通过推出“阅后即定”等新技术,让历史能定时凝固下来,致力为每个行业、地区、单位、个人提供网上与移动历史空间,让每个行业、地区、单位以及个人都有自己的一部史记,都能在历史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中国国情网是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图鉴社汇同中国国情手册编辑部共同主办,并由北京政研院具体承办,旨在通过平面与网络互动,帮助领导干部轻松了解我国情况,牢记国情,科学发展;同时选拔各行业、地区中的优秀典型,以便入编中国国情,树立国家典范。
中国亲稳网是以贯彻胡锦涛总书记关于“要把提高舆论引导能力放在突出位置”的重要指示精神为指针,以帮助领导干部读懂读薄,安全面对互联网为宗旨,以亲稳舆论导向平台为基础为核心,以发掘汇报、舆情监测、维稳监测软件为龙头,以舆情发布、传播、推广、交流软件为重点,帮助各行业、地区、单位重点传播推广正面舆情,占领舆论主阵地,同时动态监测负面舆情,及时化解各种矛盾,以便共同营造领导亲民、基层稳定之良好格局,为构建和谐社会作出应有贡献!

网站首页 > 国史视角 >

历史学家雷颐:“历史热”中的冷思考--中国年鉴

     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历史[LiShi]都开始“热”得烫手了……

  自2004年阎崇年在《百家讲坛》历数清朝12个皇帝的身世和死亡之谜后,纪连海、易中天、于丹、王立群等人把历史[LiShi]话题讲得热热闹闹,各省电视台也纷纷效仿……

  从《康熙王朝》、《汉武大帝》到《大明王朝》、《贞观长歌》,从严格的史料考证到戏说,吸引了从历史[LiShi]学家的专业视角到普通百姓的好奇目光。

  有关历史[LiShi]的图书也成为图书市场的“主打菜”:从《万历十五年》、《天朝的崩溃》、《潜规则》、《帝国政界往事》到《品三国》、《于丹〈论语〉心得》、《明亡清兴十六年》、柏杨版的《品三国》、“当年明月”的《明朝那些事儿》等,历史[LiShi]类图书首次开展全面超越虚构类的小说,开始占据图书市场的一片天地。

  有人说,这股“历史[LiShi]热”是市场炒作的结果,有人说,这是史学本身发展的幸事。究竟学术界是如何看待目前的这股“历史[LiShi]热”的呢?本报记者请教了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雷颐先生。

  “历史[LiShi]热”是一个常态

  问:在图书市场上,各种各样的中外历史[LiShi]著作蔚为大观,已经成为图书出版业的一个重要品种,而在中国的影视业,各种“大片”中历史[LiShi]题材也占了很大比例。您作为一位历史[LiShi]学家,对目前图书市场和影视业为代表的社会大众文化的“历史[LiShi]热”,有什么基本评价?

  答:历史[LiShi]学家当然觉得,目前出现的这种“历史[LiShi]热”是好事。

  历史[LiShi]热反映了社会变化,从上个世纪80年代一直到90年代初期,历史[LiShi]很边缘、很冷。当时愿意研究历史[LiShi]的人很少,读者也很少,大学历史[LiShi]系招不上人来,历史[LiShi]被边缘化,历史[LiShi]学成了“无用”之学,很多历史[LiShi]工作者都呼吁,要重视当时发生的一场“史学危机”。

  从“史学危机”到“历史[LiShi]热”,这个转折实在太大了。

  从世界范围内来看,“历史[LiShi]热”是个常态,无论美国、法国、英国还是俄国,历史[LiShi]读物从来都是一个非常热闹的类别,老百姓都愿意谈古论今,直到现在,欧美的畅销书榜上,在“非虚构作品类”图书里,历史[LiShi]人物传记、历史[LiShi]著作占据了很重要的一个方面。

  问:发生“史学危机”的原因是什么?

  答:中国原来的历史[LiShi]传统,比如司马迁的写法,是比较丰富的,充满了生动的细节。但后来,渐渐地公式化教条化的东西就多起来了。到“文革”期间,这种情况发展到令人瞠目的地步,历史[LiShi]成为“斗争”工具。人们对这种历史[LiShi]讲述产生了极大的反感,这是史学危机的原因之一。

  而这种从一人角度来理解历史[LiShi]的方法,规避了很多有益的角度,历史[LiShi]研究变得简单化了,鲜活的历史[LiShi]变得教条、僵化、工具化了,离政治近了,离社会大众远了。历史[LiShi]人物都被贴上了标签,用这个标准判断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好人按照一个模式写,坏人也按照一个模式写,史学作品也简单化、单一化、脸谱化、教条化,读者觉得很教条,很干巴,不愿意看。历史[LiShi]并不是活在历史[LiShi]书里,也并不是按照所谓的“历史[LiShi]学家”的意愿发展,当历史[LiShi]脱离了大众,脱离了它产生和存在的土壤,“史学危机”也就自然而然地发生了。

  问:从“史学危机”到“历史[LiShi]热”,你觉得这一巨大变化的原因是什么?

  答:改革开放以来,史学研究从这些弊端当中走出来,解放思想,研究角度和表述方式发生了很大变化,情况开始好起来。伴随着人们的思想解放,对历史[LiShi]事件的描述和分析也逐渐地突破了以前那种简单化、单一化的倾向,对历史[LiShi]人物的描写越来越丰富、越来越丰满,所以,才出现了一批吸引人的历史[LiShi]作品。我觉得,这种现象本来就是一种正常状态,时间过得久了,人们自然而然地会适应这种状况,也就不会觉得“历史[LiShi]热”了。

  “通俗历史[LiShi]热”也是“历史[LiShi]热”

  问:有人说,眼下的历史[LiShi]热,充其量只是历史[LiShi]文化的热,是“历史[LiShi]通俗热”,并不是历史[LiShi]研究的热、“通俗历史[LiShi]热”。您觉得,目前的历史[LiShi]热是“历史[LiShi]通俗热”还是“通俗历史[LiShi]热”?

  答:我觉得,两种情况都有,历史[LiShi]文化的热是以历史[LiShi]研究的热为基础的,是历史[LiShi]学研究突破了简单化、公式化、脸谱化、教条化,在一定程度上,比较真实地描写历史[LiShi]事实,还原了历史[LiShi]事件和历史[LiShi]人物的丰富性和复杂性,这种学术上的变化最终通过种种方式、种种渠道向社会文化领域不断渗透,最后体现在大众读物和影视作品等文化产品的“历史[LiShi]热”上,最终从学术复兴演变成一种文化现象。

  问:这些书总的来说有一个特点,就是都不是以学术研究的语态来书写的,以致有人说历史[LiShi]类图书“专业书不畅销,畅销书不专业”。很多创作就是“历史[LiShi]真实+细节发挥”,您对目前的“历史[LiShi]热”有哪些提醒?

  答:历史[LiShi]写作并不是历史[LiShi]学家的专利,人人都有记录历史[LiShi]的权利,现在好多历史[LiShi]的写作者并不是历史[LiShi]学家,所以,我觉得,历史[LiShi]产品的写作者应该更注重自己的“责任”,既然现在社会需要历史[LiShi]读物,读者喜欢阅读历史[LiShi]读物,我们就应该提供更准确、更真实、更鲜活的历史[LiShi]文化产品。不能因为读者喜欢读,这个市场空前地大,为了赚钱,就粗制滥造。

  历史[LiShi]热过程中也当然会出现“泥沙俱下、鱼龙混杂”的现象,哗众取宠的、虚构瞎编的图书、影视剧也有很多。在目前市场经济条件下,即使粗制滥造也许也会有市场,甚至你越是胡编乱造、越耸人听闻,可能会卖得越好。越是如此,越是给写作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历史[LiShi]文化产品的提供者要经受住市场提出的道德检验,让自己的作品对读者负责,对历史[LiShi]本身负责。

  问:作为一名历史[LiShi]学家,您希望“历史[LiShi]热”今后向哪个方向发展?

  答:中国是史学大国,构成历史[LiShi]热的要素非常充沛,话题多到不可计数。历史[LiShi]本来应该是热的。目前我们称之为热,是因为从前的冷。“历史[LiShi]热”就像泄洪刚刚打开闸门的时候,水量和势能都很大,自然所含泥沙也很多,这种现象也是难以完全避免的,但不应该因为“历史[LiShi]热”中有负面现象就完全否定这一积极的文化现象。同时也希望,在“水量和势能”喷发、消耗之后,当一切都回归正常化的过程中,“水”会越来越清澈、越来越纯净。

  历史[LiShi]热应该是一种常态,历史[LiShi]回归了它的本来面目。

  杨春

关于我们 媒体报道 在线申报 文档下载 网站地图 友情链接:链接中国年鉴,载入国家史册
中国特色推进联盟旗下网站:中国特色总网 中华职工学习网 全国创争总网 中国图鉴 中国年鉴 中国国情 亲民维稳 商权支付 商权.生活
中国年鉴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09110630-6号 中国年鉴网提供入编 中国年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 征订 中国年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 助您载入 中国年鉴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

sunbet(官网)

sunbet(官网)

sunbet(官网)

sunbet(官网)

sunbet(官网)

sunbet申博官网

sunbet申博手机版

sunbet申博手机版

sunbet申博手机版

sunbet申博手机版

sunbet申博手机版

sunbet申博手机版

sunbet申博手机版

sunbet申博手机版

sunbet申博手机版